肥强脸色微变,难道钱文宏被王枫收买了?

“钱总,这是新鸿坐馆卫老大,其余的都是新鸿的各个大佬,你就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把你知道的事情说出来。”我拍拍钱文宏的肩膀,微笑着说道。

钱文宏点点头,目光落在了肥强身上,毫不犹豫的说道:“肥强与金山角毒王扎万勾结,谋害新鸿少馆主!”

钱文宏是个大企业家,自然不是傻子,对形势认识的很清楚。他知道今晚必须扳倒肥强,否则他就要完蛋。反水是不可能的,独生儿子都在王枫的手上!

“放屁,你们全都是放屁,合起伙来搞我!”肥强脸庞涨红,愤怒的大吼:“坐馆,你是相信两个外人,还是相信我?”

卫盛荣微微眯眼,道:“我当然相信你,相信新鸿的兄弟。”

“坐馆,您慧眼如炬,我看这就是王枫和长乐搞出的阴谋诡计。污蔑我谋害太子,然后让我们新鸿内部不合,他们长乐趁机对我们新鸿下手!”肥强喝道。

“肥强,你是不是心虚了。如果没做亏心事,就跟王枫对质啊,你这么着急赶人走,不得不让人怀疑啊!”张宇上前一步,说道。

大堂内不少人都是点头。

“强哥,身正不怕影子斜,你就跟他们对质。如果他们是诬陷,我当场砍了他们!”一位大佬出声。

肥强目光闪烁了几下,随后说道:“对质就对质,我看你们能玩出什么花样。”

随后,一道道目光落在了钱文宏身上。

他深吸了一口气,说道:“前几天肥强让我往一个账户上汇款,一共汇了三次款,第一次两千万美金,第二次一千万美金,第三次八百万美金!”

“这是汇款记录!”钱文宏取出一个单子,递给了卫盛荣。

卫盛荣点点头,道:“钱总说的没错,这是瑞士银行的证明!”

“肥强,这件事你认不认?”钱文宏问道。

“呵呵,你汇钱管我什么事?”肥强不屑的笑了笑。

“是你让我汇的。”

“血口喷人,老子什么时候让你汇钱了?”肥强不承认,反正给钱文宏打电话的时候,没有第二个人知道。

“我有电话录音。”钱文宏说道。

肥强面色顿时一变。

“钱总,你好你好,我是肥强啊,好久不见了……我最近做了一笔生意,资金周转不开,你先帮我往一个账户上汇点钱……账户是……你放心,咱们资金来往那么久,这笔钱我肯定会在规定的期限还给你……”

钱文宏播放电话录音,大家都听得清清楚楚,那是肥强的声音,让钱文宏汇钱。

肥强目瞪口呆,他跟钱文宏的谈话内容,居然被录音了!

铁证如山!

肥强赖不掉了,挠挠头,一脸尴尬的说道:“抱歉,我最近事情比较多,忘了这件事。确实,我让钱总帮我汇了几次钱。”

闻言,众人面面相觑,脸上都露出了一抹狐疑的表情。

“汇钱怎么了,老子做生意不行么?”肥强死猪不怕开水烫,继续嚣张的吼道。

“汇钱倒是没什么。”我笑了笑,说道:“关键是对方的那个账户,就很有来历了。那个账户是金山角毒王扎万开通的瑞士银行账号,这一点可以在暗网上查出来。扎万在暗网上交易用的账户,就是这个!不信的话,卫老大你可以去查一查!”

扎万这个账户在暗网上是透明的,不用费多大力气就能查到。因为他是毒王,他无法无天,直接公开账户在暗网上接生意!

“阿武,你让人去查电话录音里的那个账户,是不是金山角毒王扎万的?”卫老大淡淡的说道。

不一会儿,结果就出来了,那个账户正是扎万的,一点都没错!

现在已经可以确定了,肥强通过钱文宏,向金山角的毒王扎万汇了三次款!

汇款时间和太子失踪的时间吻合!

事情发展到现在,明眼人都看出来了,太子在金山角出事,就是肥强买通扎万搞得鬼!

肥强的脸色刷的一下变得苍白!

面无人色!

“准备第二道菜。”卫老大望向张宇,嘴唇微微动了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