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好咧。”马文超痛快的应了一声。

我望了望其他人,道:“你们几个耳力都不差,瀑布必然有响声,咱们都留心倾听,好在天还没有亮,这里很安静,如果有瀑布的响动,应该很容易就能听到,山上如果发现水沟一类的地方,可以寻着水沟找下去,总能够找到瀑布的。”

大家都是点头。

我们走的这条路,是一条极小的土路,蔓延上山。走了一阵,越往上去,道路便越显得崎岖难行,这座山平日里看来并没有太多人过来,荆棘枯藤极多,走起来很是费劲。

走了大概一个小时,向导渣桑已经气喘吁吁,体力明显是跟不上我等人,我含笑问道:“渣大哥撑不住?”

渣桑额头已经渗出汗水,连忙摆手道:“没有,少主放心,属下能撑得住!”

“枫哥,咱们要不要兵分两路?”陆武道:“我到现在还没有听到瀑布的动静……这样找下去,恐怕找上一天也未必能找到……!”

他话声未落,却见到走在自己前面的江离忽然抬起手,手势明显是示意众人不要说话,见此情景,陆武已经条件反射般,单手已经抓住了自己的刀柄。

背着黑色皮囊的江离闭上眼睛,似乎在倾听什么,很快,他又蹲下身子,侧着脸,将耳朵贴在地面上,我和陆武互相看了一眼,江离已经起身来,手指冲着左上方一指,我已经问道:“江离,你是说瀑布在那边?”

江离点点头,已经在前领路,向瀑布方向摸过去。

江离在前领路,其他几人都是跟在后面,渣桑已经干脆将随身携带的砍刀拔出来,有阻挡前行的藤蔓,挥刀便砍下去。

我在后面望着江离的背影,视线落在了他肩上的皮囊上,有点好奇那是什么东西。

“听,果然有声音。”在山上翻了一阵,听到高处隐隐传来轰隆隆的声音,马文超眼睛顿时亮起来,斜睨了江离一眼,道:“小子你可以啊,耳朵跟我家的大黄一样,很是敏锐啊!”

江离并没有理睬他,继续在前面带路。

很快,就瞧见前面出现一道水沟子,水沟子两边都是青藤古树,沟中的水质清澈,从上往下潺潺流下来。

“江离,你真是厉害,离这么远都能听见水声,这听力真是绝了……!”陆武也是一脸钦佩的说道。

江离仍是那副样子,面无表情,眼神冷漠。陆武挠挠头,面前这个家伙可是个冰疙瘩,并不喜欢跟人说话。

只是他对肩上的黑色皮囊宝贝的很,时不时的整理一下,似乎是担心丢了一般。

我更是好奇了,江离的皮囊里到底装着什么东西。

随后,我们沿着水沟子向上攀爬,这山上枯藤老树极多,好不容易瞧见前面出现一道白色的布幕,此时天色也不比深夜那般昏暗,依稀能够看到远处一些东西,那道白幕便是更为显眼,那隆隆之声变显得更为清晰,正是从白幕那边传过来,我已经道:“那就是瀑布了。”

果真是瀑布,瀑布并不算大,下方是一汪水潭子,水潭子并不是很深,溢出来的水,便顺着水沟子流淌下山。

“不是说那闫平就在瀑布边上吗?”马文超皱眉道:“怎么没有踪迹?”

已经是筋疲力尽的渣桑道:“既然说是在这附近,应该不会差。”他抬头向瀑布上方看过去,道:“说不定是在瀑布上游,属下翻上去看看,说不定能有所收获。”

我点头道:“也行,超哥,你跟着渣桑一起上去看看,江离,陆武,咱们也在这附近找一找……!”

众人称是,渣桑绕到瀑布边上,那里还真有斜而向上的道路,只是崎岖不平,渣桑本来走在前面,只是他看上去体力匮乏,几次差点从上面滑下来,也幸亏马文超反应灵敏,否则渣桑就没命了。

我则是和江离往左面走,陆武则是向瀑布右方寻找。

往左边寻了片刻,我眉头渐渐皱紧起来。

这已经走出了一段路途,四下里都是枯藤老树,却哪里有草棚人迹,心中却也禁不住想,难不成这双花山上还有另一处瀑布不成?

正想再往前面过去看看,感觉手臂突然一紧,我立刻扭头,却瞧见江离竟然抓住了我的手臂,他那一双狼一般的眼睛之中,充满了警觉之色。

我知道江离对我绝不可能有恶意,他突然拉住我的手臂,必然有原因,见到江离闭上眼睛,似乎在倾听什么,我也闭上眼睛,侧耳倾听,江离嗅觉和听力极其敏锐,我其实也不落于下风,耳中传来山风和水流之声,除此之外,倒也难以听到其他的声音。

我眼角微微跳动,片刻之后,已经是悄无声息地从腰间拔出了血饮狂刀,轻声道:“不错,山下有十几号人围了上来!”

江离忽然取下了肩上的黑色皮囊,竟是从中抽出一把造型古朴的长弓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