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在我要走出房间的时候,身形突然又顿住,好像想起什么,转身走了回来,目光在萧媚人身上转来转去。

不知道我又在打什么鬼主意,萧媚人被我那种肆无忌惮的目光看得浑身不自在,她下意识地倒退一步,双臂抬起,自然而然地挡在胸前。

对她的防备姿态,我嗤之以鼻,回到萧媚人面前,伸手夹起一缕秀发,把玩的同时还故意放到鼻下嗅了嗅,邪笑道:“好香啊!”

萧媚人回想起在河东时我对她的侮辱,脸色顿时一变,她想把头发拉回来,可我根本没有松手的意思,夹的紧紧的。

她气愤道:“你到底要干什么?”

瞧着她气呼呼的小脸,我笑的越发开心,慢悠悠地说道:“既然千机变不能被男子所学,我留下你又有何用?或者说,你的价值就只剩下你的身体了。”说着话,我还不怀好意地将她身子扫视了一遍。

“你……”萧媚人又羞又气,挣拖不开我,目光慌乱地向程山铭看去。

程山铭虽然是暗剑的首脑,但对她还是不错的,自被软禁在暗宅以来,程山铭对她一直都很客气,没有任何非礼的举动。

当然没有漏过她求助的眼神,程山铭暗叹口气,大王若真想占有萧媚人,他又能有什么办法?不过她那慌乱的眼神、流露痛苦的小脸,却让程山铭没来由地生出一丝心疼。

深吸口气,他拱手说道:“大王……”

我侧头,睨着程山铭,疑问道:“有事?”

“哦……没、没事!”程山铭垂下头来。

我耸肩一笑,继续把玩着萧媚人的头发,幽幽问道:“玲珑门的修炼方法应该也非常适合女子修炼吧?”

不明白我这么问是什么意思,我的贴近令萧媚人显得心神不宁,她点点头,故作镇定地答道:“是这样的。”

我眼珠转了转,说道:“本王准备效仿九黎族,在王城成立武道学院,招收的学员不受限制,自然也是有男有女了,不知媚人小姐愿不愿意将贵门的修炼方法传授给学院里的女学员啊?”

万万没想到我会提出这样的要求,萧媚人和程山铭同是一怔。前者正色说道:“我已经说过了,千机变我是无论如何……”

我打断道:“你只需传授贵门的修炼方法即可,至于千机变嘛,本王不勉强你。”

见萧媚人面露疑色,我笑呵呵道:“不想一辈子困在这里,做武道学院的老师是最佳选择,如何?”

“我……我需要时间考虑。”

“本王现在就要你的答案。”

“你……”萧媚人握了握拳头,沉吟片刻后,把心一横,说道:“好吧!我答应你!”

只要离开暗剑的老巢,住在相对宽松的武道学院,逃脱的机会也将大增。

似乎看透她的心思,我仰面而笑,边向外走边挥手道:“别想逃走,你会派人盯着你的,另外,你的那个同伴还在我的手上,如果你逃了,我会用最残忍的手段让她生不如死。”说完话,我已走出厢房,留下呆站在房内的萧媚人。

我由程山铭陪伴,走出暗宅。到了外面,我突然开口问道:“程山铭,你喜欢她?”

程山铭当然知道我说的‘她’是指谁,他激灵灵打个冷战,急忙答道:“不!属下只是还时常把她当成那个足智多谋的袁方,对她并没有其他的……”

“最好没有!”我停下脚步,转身正视程山铭,说道:“别的女人都可以,但萧媚人不行,千机变的威胁太大,甚至能搅乱整座王城,除非她肯真心投顺白苗,不然的话,你也就别再她身上浪费心思了。”

程山铭脸色顿变,拱手施礼道:“属下不敢!”

“在萧媚人担任武道学院老师的这段时间,你负责派人盯紧她,除了学院里的学员,不能让她与任何人有接触。”

“大王何不干脆杀了她,以绝后患?”

我背着手,幽幽感叹道:“那实在太可惜了!我让她去武道学院,还是希望能感化她。”

“属下明白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