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 马文超中蛊!(1 / 1)

天气,热的飞起。

十万大山旁的一个城市里,钢铁都快要被融化了。

马文超梳着大背头,黑衣黑裤,踏着江南皮革厂纯手工打造的高精端尖头皮鞋,昂首挺胸的走在热得足以煎鸡蛋的公路上,旁边店铺男女老少的目光全都聚集在自己的身上。

路上一个人没有,这条街都是自己的舞台!

马文超走的飞起,感觉自己就是整条街最靓的仔。

对于皮鞋来说,超哥一向都是选择江南皮革厂生产的品牌。

无他,只因为欣赏厂长这个人。

能带着小姨子跑路——在马文超看来,厂长就是他的人生导师。

“帅……兄弟,你东西掉了。”

忽然,一道清脆而又悦耳的女人声音在身后响起。

马文超没有回头。

搭讪!

这一定是搭讪!

如果没有完美的身材,我拒绝这场搭讪。

马文超嘿嘿一笑,扭头看去,顿时瞪大了双眼,呼吸一下子停止。

“峰峦如聚,波涛如怒,山河表里潼关路……”

超哥脑海中陡然响起了张养浩的山坡羊潼关怀古。高中学习了那么多诗词,只有这一首词他能背下来。没办法,前两句写的真是太惊艳了,用在这个女孩的身上太好了。

真的,不用再看脸了。

我,马文超,接受这场搭讪!

虽然他现在感觉脚底板有些发烫,有些钻心的疼,不过这种细枝末叶根本不影响超哥此时激动的心情。

“美女,我微信号是xxxqq号是xxxx手机号是xxx家庭住址是xxxx-----我现在单身。”马文超一股脑的说道。

那小姐姐看着滔滔不绝的马文超,愣了半天,随后才举起手里一块黑乎乎的长条状的东西,说道:“兄弟,你鞋底掉了。”

马文超抬起脚,看着被柏油马路烫的通红的脚底板,还真特么的是自己的鞋底。

“黄鹤握草你大爷,这皮鞋啥几把质量。”马文超怒骂一声,落荒而逃。

他一直跑到了城北的一家宾馆才停下,脑袋传来一阵阵眩晕的感觉,胸中憋着一口气上不来。

马文超两眼一翻,晕倒在地上。

宾馆里窜出来两道闪电般的身影,看到昏倒在地的马文东,都是大惊失色。

这两人,正是我和陆武。

“超哥,怎么了?”我连忙跑上前去,扶起了马文超。

“超哥好像又犯病了。”陆武忧心忡忡道。

马文超艰难的抬起头,虚弱的说道:“我不能就这样轻易的狗带,枫哥,救我——”

说完,两眼一翻,晕死过去。

陆武背起马文超,回到了宾馆之中。

我跟在后面,叹了一口气。

马文超虽然被我和陆武成功的从白苗族带了出来,但是他中蛊了。

中的还是苗族最厉害的蛊毒——金蚕蛊。

金蚕蛊是来源于民间传说,将多种毒虫一起放在一个瓮缸中密封起来,如毒蛇、蜈蚣、蜥蜴、蚯蚓、蛤蟆等等毒虫。使用秘法培育,让它们自相残杀,吃来吃去,过那么一年,最后只剩下一只,形态颜色都变了,形状像蚕,皮肤金黄。

这就是金蚕蛊。

超哥体内的金蚕蛊,是被白苗族内的大巫师所下。

如果没有解药,马文超浑身的精血都会被金蚕蛊吞噬一空,最后变成一具干尸。

要想解毒,必须找到白苗族的大巫师,可是大巫师现在不知所踪。

从白苗族出来以后,我和陆武以及马文超就在十万大山附近的城市居住下来,一边寻找大巫师,一边等白苗族传来消息。

因为体内金蚕蛊的存在,马文超的身体越来越虚弱,越来越萎靡。

如果不是我家底深厚,背后有千门这个庞然大物,提供源源不断的宝药为马文超续命,他早就下去卖咸鸭蛋了。

但这终究不是长久之计,必须找到白苗族的大巫师,从他手里得到解药,把马文超体内的金蚕蛊逼出来,才是最根本的解决方法。

可是人海茫茫,大巫师神秘莫测,叛白苗族而出,整个人就仿佛人间蒸发了一般,难以找到。

华清也来看过马文超的情况,但这是蛊毒,不是病。

华清虽是中医圣手,但也解不了蛊毒。

还有三个月,苗族的一位老蛊师给出时间,如果三个月内再逼不出金蚕蛊,马文超就没救了。

“唉,超哥体内的蛊毒又发作了,枫哥,如果三个月之内找不到大巫师,那超哥……”陆武很是担忧。

“就算是上天入地,也要把大巫师给揪出来,而且现在已经有了一丝眉目,如果不出意外,今晚苏娇娇会传来消息。”我重重的说道。

“苏娇娇,暗网那个做情报生意的大佬?”陆武问道。

我点点头,伸手探在了马文超的脉搏上,面庞上涌现出一抹怪异的表情。

“这货不是蛊毒发作,而是中暑了。”

添加书签

上一章 目录 没有了